企业文化


 当前位置:  企业文化  »  文化动态  »  正文
  • 永州新田:烟雨芙蓉镇
  • 2010-04-23 来自  省局办公室

  •     一个地方因一部文艺作品而成名的不是很多,王村该是一个典型的范例。尽管历史悠久,但王村成为芙蓉镇且名扬遐迩,无疑得益于电影《芙蓉镇》,是著名导演谢晋这部同名电影令王村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。因为这个缘故,于是心里就生长了一个愿望,就很想去看一看这个千年古镇。

        “芙蓉镇仅一条石板街,卖的东西与凤凰古城一样。看了凤凰,不用再看芙蓉镇。”听人说起这话时,我和朋友已经颠簸在通往芙蓉镇的路上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 们惟有前行。天上飘起了细雨,S229省道在山岭间蜿蜒,更显难行。一路且行且住,不断向路人问询芙蓉镇,如此五次三番,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距永顺县城 51公里的偏僻所在。

        王村是一座具有两千年历史的古镇,位居酉水之北,自古为永顺重要通商口岸。西汉时为酉阳县治所,因得酉水舟楫之便,上通川黔,下达洞庭,素有“楚蜀通津” 之称、“酉阳雄镇”之名,兼有“小南京”之誉。王村并非王姓族人聚居之地,而是因其一度雄踞湘西地区政治经济中心之位,系历代土司王朝之都而得名,实为王 者之城。较之“王村”,“芙蓉镇”之名多了些许诗意,其间的隽秀和美替代了往昔的暴戾霸气,与当今构筑和谐的主旨恰相吻合。

        冬雨之下,芙蓉镇的游客颇为稀少。汽车甫停,便有工作人员过来让我们购票,之后为我们派了一名土家妇女做导游。小贩向我们推销雨伞,因嫌累赘,我们婉拒 了。我们实在难以接受撑着雨伞到处游玩的窘迫感觉。导游引领我们沿着五里青石板街一路走下去。土家吊脚楼顺坡而建,道旁板门店铺林立,所售全是姜糖、腊 肉、工艺品之类地方特产,如人所言,确与凤凰古城无异。此行似乎真的显得多余了。我们进了土司王府。王府为木制结构,墙面漆黑,光线阴暗,令人颇感压抑。 府中房屋较多,房房相连,地板皆为青砖铺面。转至卧房,一架雕花牙床雕龙画凤,古色古香,大红花帐高挂,床上绸被叠放齐整。一旁八仙桌、太师椅一应物件俱 全,桌上堆满了铝制假银元宝。我顺手拾起一本书册翻看,竟是一部关于湘西的剧本。“这里白天在拍电影,晚上歇工了。”导游的解说让我们将信将疑。

        从土司王府出来,越过水塘里的一排跳石,视线一扫土司王府里的束缚,眼前一片豁然开朗。柳暗花明之际,我们找到了在凤凰古城所未见之风景,找到了芙蓉镇迷人之所在。跟随导游穿过一道木门,沿一道陡峭的石嶝向下而行,便到了建于绝壁之上的酉阳宫。

        公元910年,溪州刺使彭士愁建立土司王朝,统治溪州,辖湘、鄂、黔、渝四省市边区20余县。他定都王村,并在瀑布湾建造了酉阳宫,作为避暑休闲的行宫。 公元1728年,清廷“改土归流”,末代土司王彭景燧献土,土司政权遂宣告结束。历时818年的湘西彭氏土司王朝,承袭35次28代,历代土司王均在酉阳 宫避暑消夏。之后的200多年,酉阳宫成为土匪的天下。现存行宫为明代重建,亦已400余年历史,规模虽不甚大,却不乏王者之气。酉阳宫为典型的明清土家 殿堂式纯木结构建筑,粗大的原木之间以榫卯接合,结实坚固。房屋板壁与门窗上雕刻有精美的图案,既通风又透光,充份体现了古代土家工匠的创作智慧。

        绿树掩映中的酉阳宫依山面水,檐角高翘,吊脚低垂。几幅飞瀑自一旁急泄而下,水花四溅,声如雷鸣。行宫内外雾汽氤氲,凉意袭人,令人仿佛置身于空中楼阁, 似仙似神,如幻如梦。宋祖英的MTV《古丈茶歌》、《家乡有条猛洞河》即拍摄于此。站在酉阳宫楼上扶栏而望,湖光山色,尽收眼底。酉水在面前展开一片广阔 的水域。极目远眺,烟雨朦胧中,江面水雾蒸腾,渡轮在江心画出长长的尾浪,气笛回旋,经久不息。这难得一见之胜境,想来是晴日所难以感受到的。
    手扶石栏继续下行,直至江边。仰首上望,巉岩突兀,崖壁陡峻,唯闻水声。石径凹凸不平,穿过瀑布,在崖下一路前伸,正是《乌龙山剿匪记》、《血色湘西》等诸多影视剧中常见的场景。

        也许是没有耐心,导游此时早没了踪影。我们沿着江边小道,来到了码头。屹立在江边码头上的是一座两层城楼,楼门上有阴刻古体字“王邨”字样,二楼檐下高悬名导谢晋所题“芙蓉镇”牌匾。王村与芙蓉镇在这里完全地二者合一了。

        我靠在城门上,唯闭双目。此刻,一束白光射向我的脑海,电影上演了。芙蓉镇上,胡玉音与丈夫以卖米豆腐为生,夫妻俩省吃俭用盖起了新房,却在“四清”运动 中被划成新富农,新房被封,丈夫自杀。文化大革命后,胡玉音处处受欺凌,每天与右派分子秦书田一同打扫街道,共同的命运让他们走到了一起。动乱结束,胡玉 音和秦书田得到平反,挺起腰杆开始了新生活,米豆腐摊又兴旺起来……

        站在码头上,我试图理顺胡玉音们与芙蓉镇之间的关系,终究未能如愿。胡玉音的故事,只是那人性被极度扭曲的非常年代里发生的一幕悲剧,在全国极具普遍性, 是谢导借芙蓉镇这个载体,将故事作了一次生动的演绎,从而使王村完成了到芙蓉镇的蜕变,破茧成蝶,飞向远方。眼前的码头很是繁忙,不时有渡轮往来,上客下 货。对面,古丈河西镇在雾霭中若隐若现。这些与电影中的情景相去甚远,毕竟其间有着二三十年的时间跨度。码头是五里长街终端,也是长街的另一个起点。自码 头拾级而上,石阶如山路般陡峭。芙蓉镇民俗风光馆就坐落在这种陡峭之上。该馆陈列有不少土家文物、风情图片,许是为了省电,馆内灯光暗淡,物件形影难辨, 于是溪洲铜柱精纯光润,愈加显眼。

        公元940年,楚王马希范与溪州刺使彭士愁厌战媾和,缔结盟约,划疆而冶,铸铜柱为证。铜柱重五千斤,高丈二尺,八面中空,内实钜钱,柱端覆以铜顶。誓状 铭于铜柱之上,立于会溪。清时铜顶被盗,沉于江心,柱内铜钱亦为人所窃。但柱体八面所镌颜、柳体阴文2300余字,虽历经千载岁月蚀磨,依然清晰如初。溪 州铜柱是研究土家族古代历史的重要文献,被土家人视为神物,实为该馆镇馆之宝。

        肚子“咕咕”叫了,我们在民俗风光馆对面的一家小店午餐,吃了地方风味十足的桂花鱼、炒田螺,可惜没有品尝到外面街边滩上极力张扬的“刘晓庆米豆腐”。这时,门外的雨越下越大。是离去的时候了。

        在曲折幽深的小巷躲闪着雨前行,我们穿过一个又一个屋檐。这是当年胡玉音和秦书田一起扫过的大街,两旁的青瓦木房鳞次栉比,错落有致。疾行在石板路上,如 同踩在岁月的碎片上面,似乎每一块光洁的青石板下都压埋着一段如烟往事,似乎每一扇厚重的门扉后面都隐藏着一个浪漫传奇。

        但我们已没有时间去追寻、去探究这满街泛滥的文化。两三个小时里,我们对芙蓉镇有了初浅的认识,却与织锦、壁挂、傩戏、茅古斯、摆手舞、梯玛神歌这些古朴 原始的土家民间工艺、民俗风情、民族歌舞失之交臂。“古韵情怀佳话频传誉华夏;楼台吊脚别俱风雅写春秋。”这是土司王府门首的一副对联,不妨视为我们此次 芙蓉镇雨中之游的切身感受。

      &nbs